利物浦名宿:我们已经等了三十年再等几个月也无妨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lhdscyy.com/,利物浦

虎扑3月21日讯 日前,利物浦名宿罗伊-埃文斯接受了《每日邮报》专访,他表示不介意为利物浦的冠军奖杯等上更长的时间。

现年71岁的埃文斯年轻时曾作为球员为利物浦效力,并在20多岁时就加入了教练组。他最初是利物浦预备队的主帅,后来成为一线队教练,最后成为一线队主帅。当时利物浦正如日中天,在比尔-香克利和鲍勃-佩斯利的带领下,他在教练组的24年中,利物浦赢得了22座重要奖杯。

利物浦这次能否拿到奖牌还有待观察。冠状病毒的爆发改变了一切。利物浦久违的冠军似乎是如此触手可得,但又可能永远不会到来。

“他们中止这个赛季是对的,在确保安全之前不能恢复比赛。毕竟,这只是足球。

“但我希望我们最终能以某种方式获得冠军。我希望我们能完成这赛季余下的比赛。我们已经等了30年之久,如果有必要的话,我们可以再等几个月。”

“我必须说,如果有人在1990年的那一天告诉我,我们30年内不会再赢得联赛冠军,我会说,”好的,伙计。下赛季走着瞧吧”。那么长时间不能赢得联赛?不,我不会相信的。”

埃文斯说:“利物浦想成为一家顶级俱乐部,而克洛普带领我们重新成为世界最佳。今年他们在成绩和风格上都非常出色。

“暂时忘掉欧洲杯和别的一切吧。对我们来说,最重要的事情总是赢得联赛冠军。比尔-香克利说这是我们的面包和黄油,我相信它应该一直是。我们总是把失败看得很严重,而胜利被我们当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去比赛,然后获胜,至少我们以前就是这样的。这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,是吧?”

利物浦上一次赢得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还要追溯到在1990年。那当时是利物浦12年中的第八个联赛冠军,当时的教练是肯尼-达格利什。

埃文斯笑着说:“肯尼是主教练,但在那种情况下,是罗尼-莫兰会给大家颁发奖牌。那时我们不会在球场上展示奖杯,也没有什么夺冠派对。莫兰只是拿着一个纸箱在更衣室里走来走去。就像是,‘给你你的奖牌,忘了这个吧。让我们想想明年的事’。”

“在莫兰来之前,我们甚至不会喝一杯啤酒来庆祝夺冠。我们那时候就是有这么强,胜利对我们而言是很正常的事。”

在佩斯利带领利物浦在欧洲取得成功之前,埃文斯曾为香克利效力。香克利和佩斯利都有着相似的哲学,那就是避免把足球复杂化。

埃文斯说:“没有香克利,一切都不会开始,然后鲍勃-佩斯利又把球队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。香克利是一个很棒的演说家,就像毛主席一样。即使是雨天,他也会说‘今天天气真好,孩子们。’ 他总能让人信服。”

“相比之下,鲍勃是个口齿不清的人,他都不记得对手的名字,但他了解球员们。然后乔-法根来了,他是带球队一年内赢得三座奖杯的男人。”

“人们都喜欢谈论那间著名的靴屋(Boot Room),这是利物浦教练组的特色。我很幸运在26岁的时候被邀请加入其中。”

“当时他们问我想不想当教练,而不是球员。我们会坐在那里喝啤酒,他们会鼓励我说出我所看到的东西。气氛非常包容,这是最关键的。那是我第一次涉足教练的工作,但他们让我觉得自己很重要。如今我看到克洛普的教练组也正在做这样的事情。”

现在的足球比赛与从前相比发生了许多改变,但人们的一些观念仍有着共通之处,埃文斯与克洛普的足球哲学中就有着许多相似之处。

克洛普不倾向于公开批评他的球员,他的球队的足球也不太复杂。正如佩斯利曾经说过的:“这是关于我们,而不是对手。”

埃文斯说:“现代足球比赛与以前是不同的,但在利物浦很少改变的是,我们从来没有太复杂的战术。我们更多想的是我们自己而不是对手。好的球员会自己在场上做出决定的。“

“是的,我们有自己的比赛风格,我们知道丢球后会怎么做,但大部分事情都会留给场上球员来决定,一直以来都是这样。”

“萨拉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。能打进很多进球,但同时也能在防守端帮助球队,就像伊恩-拉什。拉什不比当时的任何一个球员差,而且他不只是能进球。他在防守时总是离你很近,让你觉得你有一点空间,但如果你控制不好,他就会砰的一下把球抢下来!”

“这种球员能为整支球队定下基调,就像现在的萨拉赫。这支球队和我认识的伟大球队一样,如果他们表现出色,教练会在他们下场时拍拍他们的背鼓励他们。克洛普似乎很擅长这个。”

“每个人,不管你是送奶工或火车司机,都会对表扬做出回应。但是有一件事是最重要的,那就是努力。你有没有见过哪个时期的利物浦比现在这支球队更努力?我觉得可能没有了。”

“当然,现在的利物浦很有控制力,这是不同的。但他们做了一些我非常熟悉的事情。香克利过去常说‘把球传给最近的队友‘,但在必要时他也很高兴看到长传球。现在这支利物浦也是这样。”

“他们的团队配合很棒,显然他们有很强的能力。现在的利物浦经常从后场发动进攻,我们以前偶尔也这样做。雷-克莱门斯是第一个,之后是布鲁斯-格罗贝拉(两人均为门将)。布鲁斯认为他自己是个中锋。他从来不在我们的禁区里待着!”

“现在,守门员在出球时会有五六个可选择的线路。但在我的时代,球员会向前移动。克莱门斯会开大脚,把球踢到人群中。如果有问题的话,利物浦他会直接把球往观众席上开……“

埃文斯是个低调的人。他欣赏优秀的球员,但更喜欢团队合作。他喜欢他所说的“粘合剂”球员——那些能把一支球队组织在一起的球员,比如乔丹-亨德森和詹姆斯-米尔纳。

“这不是贬义,实际上是巨大的赞扬。亨德森是粘合剂,他让团队团结在一起,参与一切。米尔纳也是这种球员,还有罗伯逊和阿诺德。你看不到他们使什么花招,他们总是把比赛简单化,每周都是如此。”

埃文斯出生在布特尔,从小就是利物浦球迷,1962年,利物浦赢得了旧的二级联赛冠军,当时他13岁,站在Kop男孩看台上见证了夺冠,那天他跑到了球场里庆祝。如今,他有机会再次以球迷的身份见证球队夺冠。

“我也许不会再跑到球场里去了。”埃文斯笑着说。“但那天仍然是多么美好的一天。我们知道我们又是最棒的,整个城市似乎都被这件事打动了。作为主教练,我很想为俱乐部赢得冠军,但以球迷身份见证夺冠也是极好的。”

“到达顶峰总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,但跌回低谷只需要一瞬间。我们30年前就发现了这一点,不是吗?不过,现在利物浦已经重新振作起来了,他们的投资很有成效。“

“如果他们成功赢得冠军,我们就会回到我们认为属于我们的地方,我会感到很高兴的。英超是我们唯一没有赢过的东西,对我和所有利物浦球迷来说,这意味着一切。”

“现在每个对手都会想办法把我们从现在的位置上弄下来,那是因为我们是最好的。这没什么大不了,克洛普会准备好的。赢得第一个冠军会给你信心和信念,这让你相信自己可以做到。如果我们这次能赢得英超冠军,谁知道这会把我们带向何方?”

“克洛普当然是关键,但我看不出他有什么理由会离开。球队表现的这么好,他干嘛还要考虑离开呢?”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